一个

囤冬

坐了14个小时的火车,早上四点困得七荤八素的到家了,补觉前先吃顿早饭,家对面烧饼铺现打的豆浆和烧饼,还有新做出来的大豆腐。
我在外面很少吃豆腐,因为觉得没什么味道,但是家里的豆腐我能沾酱油吃一大块,又香又嫩,原材料不同导致味道的天壤之别,瞬间理解为什么家人特地开车跨越一个省给爷爷带烧饼和新鲜的大豆腐。
蒙头睡到中午,起来吃大到不科学的炖鲤鱼和河蟹。河蟹大概是我从小到大最认的食物。沾着加了姜丝儿的陈醋,我可以一直一直吃下去。
几只河蟹下肚后,肥大的鲤鱼着实有点吃不消了,我开始主攻下在里面的炖粉条和豆腐,粉条吸饱了鲤鱼的汤汁,又过滤了腥味,陪着白米饭能吃一大碗。
到了晚上爸爸接到一个电话,急火火的和妈妈说,那家卖苞米的开始炖了!明天下霜苞米就不好吃了,再不买就没有了!他俩立刻下楼,少顷拎了九十个刚出锅的苞米……一共才花了九十块钱!这家的苞米又嫩又甜,啃着啃着就会露出幸福的傻笑。
家里的阳台已经堆满了土豆,窝瓜,茄子,豆角,冰柜里冻上了柿子和玉米,接下来还要买很多大葱和白菜,基本上就是我记忆中的东北准备过冬的样子了。
这样成车成车的买食物,囤在家里,处理成各种好吃好保存的样子,静静的等待第一场雪,在我心中,安定感和幸福感大约就是这样的。

前天晚上去练了场拳击,出乎意料的爽,第二天腿有些疼,整体感觉还可以。
然后今天,我的天,浑身疼的快起不来床,手掌都有些肿了。

下班厂内放起了《白桦林》……气氛突然悲壮起来了怎么回事,感觉像回到列宁格勒的军工厂,工人们一遍举枪还击一遍加紧生产……炮火在迫近,老人和孩子也上了战场,秋风中不知道谁在哼歌。

从爷爷家回来,默默买了很多午餐。

可能是年纪大了,渐渐感受到了暗搓搓比价和用光光的魅力哈哈哈哈。
两个身体乳尚未用完,看到天猫玉泽身体乳做活动有些动心,就拿出来对比一下余量。
价格对比大概是20,40和80这样。
虽然大宝口碑一直很好,但是我用着是真的感觉涂不开……白花花一片,不吸收,擦脚都很忧伤。
相比之下郁美净性价比就比较高了,虽然味道不是特别好闻,但是非常滋润好吸收。大概因为我总是觉得身体乳的重要程度没有那么高,而且总是犯懒……所以在这方面喜欢用平价白菜的那种。
RMK粉底101色,315入,遮瑕度很好,用美妆蛋上脸特别服帖,但是大油脸用什么都不持久……对着电脑半天脸就又黄回去了。
江原道002号色279,遮瑕度真的一般,脱妆又快,上脸不太自然,感觉不是很适合我。
FAB洗面奶100多,大瓶好用无刺激,使劲儿用用了半年,喜欢。
小灯泡没得说了,真的会变白,真的得连续用,空瓶了一点喜悦感都没有😢
神仙水不用说了,皮肤状态不好时湿敷一下立竿见影,现在在用第二瓶,不过夏天快过去了要考虑换下。
然后最后三张是入的喜欢的小玩意儿。为了睡觉时手机关机买的闹钟(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喜欢无印良品的小袋子。那个紫色的眼影盘买来玩儿,发现用左上角那个紫色还是要谨慎……画不好跟马上要上台唱大戏的农村戏台子演员一样……

昨日躺尸一天……完全不想动脑,晚上快进看完了逍遥法外第二季,又忍不住看第三集的剧透看到半夜,悲痛的发现Frank的人设崩了,我最爱的CP也没有了,在这种处处都是神转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剧中,就不应该对某个特定的人物投入过多感情…………

不知为什么,这种黑云压境,远方传来雷声,呆在家里的感觉最令我安心。借着取快递的机会在楼下嗑了一瓶咖啡牛奶,大雨将至,起风了,院内空旷无人,我静静站了一会儿,感觉很自由。
我对小时候的记忆绝大多数都是阴天不开灯的房间内,坐在客厅小板凳上帮奶奶择豆角,在书房里跟妈妈捉迷藏,不知道阴天是真实的还是记忆后期加工。

憋了三天没出屋,终于出去买东西顺便偷喝了一瓶咖啡。在树下坐着玩手机,听到小孩子喊下雨了,还以为是在玩喷泉,许久后一抬头,发现周围的地全湿了,居然下了晴天露,能看到雨雾蒙蒙的罩下来,就忍不住多坐了一会儿。

大前天晚上的梦:
天空中飞过一个巨大黑色的蝉脱,驻足看了一会儿,发现后面连着一个同样巨大的黑色的蝉。战斗机大小,虽然是昆虫的外形,但是通体显现出一种黑色金属的骨架质感,无法辨别是否为生命体。
我感到来者不善,扣上连帽衫的帽子想低头离开此地。这时蝉开始俯冲,瓜子勾住我的衣服,我挣脱出来逃进建筑中,关上窗户,拉上窗帘。
接下来的情节就是很多这种东西持续攻击人类,我持续逃入各种建筑遮住窗户。
然后朋友告诉了我一个数据,现在的死亡人数中200多女人,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有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名字。我恍然大悟:要改名!赶紧给自己设想出非常阳刚的名字,而且淘宝实名制的名字也得改!
淘宝改名的过程貌似很费劲,反正把我改醒了。

人类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发现了一个能量区域,并且尝试激活它。实验发生在一个地下峡谷中,莫文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她)作为某种传导媒介长衣飘飘地悬浮在能量区前。实验开始了,空间开始扭曲变形,物化出了一个高达十几层楼的丑陋头颅。头颅对着莫文蔚轻轻呼了一口气,她瞬间化成一条红色的血雾。
大概就是这时人类意识到它犯了个错误,然而入侵已经开始了。外星力量涌入控制了线路和摄像头,开始对老弱病残进行猎杀,大概与筛选出优质种猪用以繁殖是一个道理。我还记得我似乎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跟同事们在电梯中被困住,摄像头审视着我们,一个女人突然额头喷出白色液体死去。我们的同伴中有一个盲人,我们拼命把她藏在身后,伪造出她是健全人的假象。
最后活下来的人类被困在一栋大楼中,世界已归为焦土,外星战士终于降临地球开始享受最后的亲手捕猎,我还记得它们在黑色的风沙中现形,提着武器缓缓走来,人类背水一战。
接下来怎么样了呢?我居然记不起来了,绞尽脑汁想了一天也没想起来,好歹是目睹一个种族灭亡的壮观景象啊!可惜死了。